发新话题
打印

[原创] 骑行占据我的心(2)

梦姐好文采,
引用:
原帖由 梦........ 于 2011-3-16 12:28 发表
您好老兄!过了苏家庄一直向北走,过了南滚轮沟那个标志牌,还要顺着大道走到会口村就是了。当地的老百姓叫黑龙潭,你们问大坝在什么地方也行,从坝上穿过就是隧道。
谢谢
精彩的游记
再来看看

2011.1.23藁城采购见闻

在寇哥的带领下,一行30多人来到九门,路途并不是很远,主要是为了采购牛、羊肉而来,也有的就是为了骑行,还有的就是为了吃这里的涮羊肉。
上午10点多我们就到达伊斯兰教堂门口,首先就听到牛的叫喊声,我顺耳望去,一头牛正扒着皮,都已经有大半截了,可是,那牛仍在吼叫着,我不忍心在目睹下去,直接进入教堂院内,这时,又传来一声的恐叫,好像撕心裂肺一样的难听,我堵住双耳,蹲在那里,不想再听到那惨烈的叫声,寇哥的一声号响,车友们都出去了,我也赶快离开,决不再看一眼,出大门一直向北,直接进入一个饭店的后院,是事先联系好的,大家把自行车放好,开始了采购。
    年底的集市,格外人多,藁城的九门,是**居住比较积聚的地方,这里的牛羊肉新鲜,不缠假,不打水,价格也合理,所以,到这里买牛羊肉的人很多,唯一的一点,就是看到那些活生生的牛羊,一个一个的被**,被解剖,鲜血横流,真有点惨无人道的感觉,可是,我们又很无奈,生活又离不开。我又一次来到这里,也是带着任务来的,两个家庭都需要牛肉,我也就听命不如从命吧,随便买了几斤,随后,我和大圣进入饭店,来到楼上一个雅间,火哥、北斗星、老庄、慕容、红杉树、无言,他们已经坐在那里等候,正好加上我俩八人一桌,在大家商量之后,我们要的涮羊肉,是那种手切羊肉,28一斤,点了一些蔬菜和红薯,一盘花生米分两份,开始了我们丰盛的午餐,大家相互介绍,一一举起手中的酒杯,祝贺我们的相认,有两个见过面的车友,一时想不起来他们的名字,落雪无言是在冶河骑行的时候,她和她的女儿一起去的,还有,去白果树是第二次见面,她随骑行的慢了一点,但是,她那不屈不饶,不服输的精神,令我们大家所敬佩,她坚持了下来。红杉树,在年会的时候,他主动走过来认识我,那时的他,看着稳重而又成熟,红红的外套照得他红光满面,黑里透红,一副健壮笑容展现在我们面前,今天,一个憨厚可亲的笑脸,一身帅呆的蓝色运动衣,看起来很精神,显得非常的年轻,所以,我都没有敢认出,我含蓄的问了一下,“你是?”“梦姐,您不认识我啦?我是红杉树呀,”他有点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说,我也有点难以为情的说“你今天看着好年轻呀,真的没有看出来,”大家呵呵一笑,车友越来越多,我是真的记不住了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还有一位,我们是第一次见面,他很大方的说出,“我叫慕容,就是那个复姓,”他高高的个子,白白净净的,戴着眼镜,一副秀才的面孔,看着很斯文,也很有涵养,说起话来也是文质彬彬的。大家介绍完毕,继续我们的食欲,边吃边说,兴致高昂。
   我们酒足饭饱之后,骑车又来到藁城的观光园,这里,有各式各样的花草、多种盆景和南方树木,还有新鲜的蔬菜、青椒、西红柿等,有餐饮、有房间,还有多种鸟类,各式各样的造型,给游客们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,好像进入另一个季节。就在我们步入最后一个菜园时,寇哥疾呼老卫,叫我们迅速出来,我着急的便问,“怎么了?是谁一氧化碳中毒?”老卫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先出去再说吧。走出观光园,寇哥再次说明事情,叫大家都回去,他和老卫但饭店看看是怎么回事?我当即就说,“我也去吧,有女的吗?如果,有女的,那我更应该去了,”寇哥说;“有两个女的,”说着话,我骑车就跑。原来,在吃饭的时候,房间没有排风扇,屋门紧闭,火锅燃烧的不是木炭,而是煤介子和一些杂物碾成一起,再经过燃烧,一氧化碳就充分的释放,造成他们的中毒。我迅速来到饭店门口,只见,飞鹰、火哥、老庄、回首围着缘明心怡,流行123爬在椅子背上,骑行四方坐在椅子上,脸色还有点发白的样子,再看缘明心怡,惨白的面孔,稍微有一点点红润,额头上掐得紫一片,无精打采的双眼,眯缝着看着我们,这时流行123站了起来,试着走几步,大家不放心的上去搀扶她,她的脸色依然苍白、发黄,走起路来,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,我们赶快叫她原地不动坐下休息,可是,她一定试一试,走一走,也是不想给大家带来更多的麻烦吧,缘明心怡也站了起来,看来,深蓝和骑行四方还好一点,最起码他们走路没有问题,头是有些疼痛,深蓝感觉胸闷,飞鹰感觉恶心,大家很耐心的等候他们,这时,大圣打来电话,问我们怎么还没有回来,我告诉大圣这里的情况后,他听后,立即说开车过来接他们,我如实的转达了大圣的心意,可是,他们态度很坚决的说,“不用了,谢谢大圣!我们没事的,”说着,他们推车就走,坚持骑行,我和火哥在前面带路,后面众多车友跟着,前后保驾,很怕她们摔倒,我们慢慢的骑行,同时又注意着她们的举动,时常问候她们的感觉,就这样,她们越来越感觉好多了,脸色也好看多了,一路总算没有出现问题,到了梁庄,我们各自分手,结束了一天有快乐、有惊喜又有惊险的一天,真是回味无穷。





   【...一首《小白杨》的精彩演唱,把气氛推向高潮,人们使劲的拍手叫好,大圣的歌唱到一半的时候,杰克站起来说;“看,我的老师就是唱得好,”他这么一说,大家再一次起哄,叫他也来一个,他说唱就唱,手里拿着一根筷子,作为麦克风吧,开始了他喜欢的那首歌《ruaba》,是用英文唱得,他闭着眼睛、摇头摆尾、手里不时的比划着,嘴里不停的唱着,那种自我陶醉的感觉太幽默了,雪飞在一边不停的录像,我们在一边不停的捣乱,拿来白菜作为鲜花送给杰克,勤刘感拿来酒瓶当麦克风,其他人边看边笑,好不热闹,杰克仍然是他唱他的,好像旁边什么都有没有的感觉,等他唱完了睁开了双眼,笑眯眯的说;“我喝多啦....”说着就坐在了椅子上...】
这一段描写的惟妙惟肖 让人忍俊不止 有几张照片就更好了 呵呵
因为骑行使我身体健康,所以,生命不息,骑行不止。
梦姐好文笔!

一个领队,一个收队

    本想去赵县的我,在货老弟的劝说下,跟他去了常河。9.30分准时到了裕华路和友谊大街路口,我还没有下车,就见货弟往回返,我有点纳闷的问他;“你干吗去呀?”他说;“回去戴头盔去,你在这里等着,”我一看,他就骑车来的,什么也没带,我停在路边等候,左等也不来,右等也不见车友,就顺便擦起了我的爱车,车子擦完了,还是不见人影,一直等货弟到来,仍然就我们俩,又等了一会儿,10点,我们一个领队,一个收队就这样出发了。

    我们一路狂奔,骑行到上寨时,遇见老仇,就在那里休息了片刻,然后,直奔土地庙,老仇因有事返回。我和货弟一路下坡来到常河,把自行车存放在路边的一个老乡家,然后,我们沿着进山的小路不紧不慢走着,常河---顾名思义有河,至于河有多长?我们无法考证,有河就有水,有水就有冰瀑。其实,这里的河,基本都快干枯了,变成了小溪,这里也是一个村落,宽敞而又明亮的学校坐落在村北,街道比较干净,也许是快过年的原因,人们在家忙碌着,街上没有见到什么人,就连老乡家的狗见到我们也不吭不叫的,货弟“旺、旺”几声学狗叫的声音,惊动了路边老乡家的狗,紧接着,乱狗齐鸣,“旺旺”的叫着不停,一下子打破了村里的宁静,我们又继续往上走,几个在小溪边洗衣服的老乡,还有一只来回寻找食物的野狗,它全身是黑毛,两眼一直盯着我们,还跟着我们后面走了一段路,货弟问我;“你有什么吃的,给它一点吧,你看它多可怜呀,”我掏出面包,掰了一点,扔给了那只黑狗,我们迅速离开,山间的小路弯弯曲曲,乱石铺地,沿着小路一片片枣树、一片片杨树、一块块岩石,从我们面前略过,这里山石跟其它的地方有所不同的是,有青石,绿石,红石,还有白石,我们继续顺着小溪走过,来到小一个水库坝上,河面冻成的冰面,仍然没有看到冰瀑,冬季的大山感到枯燥无味,树枝坚硬如刺,稍微不注意,就容易扎伤,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冰瀑,货弟如同见了救星一样的激动,上边照了下边照,远的照了近的照,呵呵....把镜头离得近近的,拍出的冰瀑看着就非常的壮观了,拍完之后,我们继续往上走,不知不觉走到了乱石之中,一会儿跳、一会儿蹦得,深一脚、浅一脚的,又一个小冰瀑出现在眼前,他不像那么激动了,我也突然发现,就在我们的左上边有一条明显的小路,我顺势爬了上去,回头告诉还在下面的他赶快上来,这样,我们又原归正路,也好走了,很快,我们就看见了这里最大冰瀑,足有十几米的高度,我们走到跟前,这次货弟很真实的拍照,之后,他叫我给他拍照,只见他笨拙的爬上冰瀑边缘,很吃力的扭转身子面对我,摆着不同的动作,留下美好瞬间,我也不甘示弱,比他爬得还高,刚转过身来,还想往上爬,结果,我抓的冰柱一下子断了,顺势我就仰面朝天的滑了下来,我背的背包到了我的头顶,货弟当时傻眼了,也有点着急的样子,等我滑下之后,才抓拍几张,我俩哄堂大笑,他嘴里还说着“你看你这个疯奶奶,就像一个孩子,”是呀,我的确有点疯,呵呵....

     时间还有,我们继续爬山,还没有走到山顶,远远望去对面的山上,有几块红红的岩石,在阳光的照耀下,更为鲜艳,货弟当然不会错过机会,迅速拿出相机拍照,我一直向上爬,到了山顶又有好像岩浆喷射出那种烧焦的岩石堆在一起,形成山叠山的形状,又像云雾突起,又像滚滚浓烟,别有一番风情,我们静静的欣赏着周围的一切,带着有点恋恋不舍的心情离开这里。




[ 本帖最后由 梦........ 于 2011-3-21 21:27 编辑 ]
【........原来,在吃饭的时候,房间没有排风扇,屋门紧闭,火锅燃烧的不是木炭,而是煤介子和一些杂物碾成一起,再经过燃烧,一氧化碳就充分的释放,造成他们的中毒。我迅速来到饭店门口....】
一次深刻的经验教训
“你看你这个疯奶奶,就像一个孩子,”拒绝日 货 说得不错,梦姐哪像个“奶奶”级的?
身临骑境,全心体验。
看梦姐的游记,比看照片还诱人,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。

骑行占据我的心-----寇哥俱乐部首届影展2011.1.30

寇哥单车俱乐部成立两年多以来,骑友们走过了山山水水,东西南北,穿越无数个省市和地区,到处都留下了我们骑行的脚步,留下了更多、更好、更美的画册。2011.1.30的今天,车友们带着自己的收获、自己的作品来到寇哥小店附近的一个“未味羊鲜”饭店,前来参加寇哥俱乐部首届摄影展。   饭店作为展厅,作者成为观众,自己动手,其乐无穷。你看,悍马小心翼翼的在木墙上钉着钉子,山林愚夫和石门一卒认真的悬挂照片,阿俗对参展的作品编号,慢鸟先飞夫妇热情的接待,我们的音乐王子高老庄夫妇忙碌着他们的音响设备,寇哥是忙里忙外的跑着,有欣赏的,有帮忙的,还有摄影的,大家看着那一张张、一幅幅的画面,又一次让我们享受到大自然的美丽,欣赏到我们车友那灿烂的笑容、艰难的骑行、人物的特写、潇洒的沐浴,还有,形形色色的花鸟鱼虫、秀美山河、田园风情、独特建筑。每一张,都凝聚了车友们的辛苦和汗水、每一幅,都润藏了骑行中的一个故事,也充分显示了车友们高超的摄影技术和欣赏能力。人们评头论足、观望不止,相互切磋、交流技术。在悍马的主持和领导下,评委们开始欣赏每一幅作品,40多人的参展,130多福作品,看了一圈又一圈,一遍又一遍,真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,哪一张都取舍不下,哪一张都想提名,作为评委的我,真的好为难,最后,我以我自己的观点,写出了几副作品代码,评委们陆陆续续的把单子交到悍马手里,大圣、水自闲、悍马和我又一起汇总,老庄的《放飞》获得一等奖,水自闲的《涉水》和我的《路》获二等奖、身临其境、冬日阳光、神虎三人的作品获三等奖。寇哥独家赞助,获奖人员每人一件T恤,这是,寇哥对车友们的厚爱,也是对我们的鼓励和极大的鞭策。 我们的获奖并不代表我们的摄影技术有多么的高超,没有获奖的人员,并不意味着他们的不懂,其实,有很多都是深藏不露、默默无闻的奉献着,他们不但懂得摄影的技术,更对光影的运用非常到位,比如,石门一卒、倚栏临风、风神等等那些摄影爱好者,他们讲起来摄影方面的知识,头头是道、滔滔不绝,他们摄影技术不亚于那些专业人员,更是我们俱乐部的领军人物。
    颁奖结束后,人们开始陆续收拾着自己照片,后勤工作人员整理餐厅和餐桌,我也在闲暇的时候结识了只见其名不见其人的车友,一个眉清目秀、面带微笑的阿信,叫老并不老的帅哥老梁,个子不高、还有点含蓄的三丹木子,稳重大方又勤快的车不离手,性格开朗、爱说爱笑的喜洋洋,不怕苦不怕累的走天涯,他们,虽说骑行不是很长时间,但是,确给大家留下很好印象,还有,老班长、雪飞、勤刘感等老前辈、老车友们,前来助阵,也是忙里忙外的,他们为我们骑行开辟了更多更好的景点和线路,也为大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。在此,向他们表示真诚的感谢!
   在高老庄夫妇优美的音乐伴奏下,漂亮而又潇洒的慢鸟先飞首先登场,一展自己的歌喉,在她的“上联:平凡人 平常心 平淡生活 下联:品人生 品百态   品味快乐 横批 健康骑行”一幅对联,还有,“朋友是风 朋友是雨 有了朋友才能呼风唤雨  健康是天 健康是地 有了健康才能顶天立地  快乐是鱼 快乐是水 有了快乐才能如鱼得水  骑行是你 骑行是我 有了骑行才能有你有我   ,”短短几句精辟词语,为我们的活动拉开序幕,在大家的要求下,大圣的一曲《母亲》,让在场的听众泪流直下,含泪而去,寇哥更是发自内心的感动,泪流满面,哭得都站不起来了,只好搀扶下去。大圣是在用“心”来演唱,而我们是用“情和泪”欣赏,台上台下融为一体,感慨万分,勤刘感的一句“大圣真是一个催泪弹,”把刚才凝固的气氛,一下子打破了,大家又哄堂而笑,而后,高老庄夫妇萨克斯的表演,惟妙惟肖,深沉低奥的萨克斯,带给我们无限的遐想。杰克一首《ruabo》的说唱,更是叫我们眼花缭乱,你看他那眯眯着眼睛、幽默的表情、忘我的陶翠、连说带跳、还有点自娱自乐的演唱,把我们在座的各位都逗笑了,老庄也在杰克的感染下,手拿相机,手舞足蹈,边照边跳,风神憋红的脸庞,举着双手随着音乐摇摆着、疯狂着,再看看各位都是情不自禁的拍手呐喊,脚底不停的随着音乐走动着,整个餐厅震耳欲聋,一个接着一个高潮,把前来就餐的客人都容纳到这里了,他们停下手中的筷子,站起来目睹着、聆听着,为我们有这样的集体,有这样的人才羡慕着、敬仰着,我也为能成为寇哥俱乐部的一员也感到非常的荣幸!谢谢寇哥!谢谢为俱乐部贡献的人们!
发新话题

冀公网安备 13010502001237号